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新研究 > 浦江创新论坛 > 正文
浦江创新论坛热议:营造创新生态要“多施肥,慎用除草剂”
发布日期:2018-10-31   来源:上观新闻
分享到:
  营造充满生机活力的创新生态,要“多施肥,慎用除草剂”。昨天上午举行的2018浦江创新论坛全体大会上,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的这句话,引起许多观众共鸣。一些嘉宾在演讲和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也谈到了一个城市或区域的创新生态营造问题。

  如何对各类创新主体“多施肥,慎用除草剂”?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主席安托万·佩蒂特认为,公立科研机构要重视与创业企业的合作,并将孵化企业作为自身的一项使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建议,我国可对职务发明人的科技成果所有权先行确认,“先分地,再分粮”。而在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庭看来,加大“息壤资本”投入对创新生态至关重要。

  科研“国家队”也看重创业

  法国国家科研中心是欧洲知名基础科研机构,现有约33000名员工、约1000个研究组。2017年,该中心的论文发表量在全球科研机构中排名第二,仅次于中国科学院。早在1978年,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就与中科院签署了合作协议。近年来,这两家科研机构有100多个合作项目。在人才交流方面,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向中国研究生敞开大门,欢迎他们赴法从事前沿科技研究。

  作为基础科学“国家队”的掌门人,佩蒂特表示,法国国家科研中心非常重视与大企业、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合作。在专访中,他特别强调了创业企业对一个国家和城市创新经济的价值。在创新生态的“热带雨林”中,初创企业虽然个体弱小,却是一类非常有活力的创新主体。它们的成长、生灭,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马克龙总统也认为,创业企业对法国未来发展非常重要。”因此,法国国家科研中心不仅看重与大企业的合作,还积极与创业者合作,并利用自身的科研团队和成果孵化新的企业。



  “我们希望能更好地支持我们的研究者以及他们的创业行为,在他们的每一个创业阶段,都会给予大力支持。”佩蒂特说,法国国家科研中心近年来通过简化体制机制,更好地给予这些企业金融支持,并参与成立了种子基金。“我们非常自豪地说,中心每年能促进约80家高度创新型的创业企业发展。”

  谈到与企业合作的方式,佩蒂特指出,不存在某种唯一的方式,但要促进产学研协同创新、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有一点是必须做到的,那就是科技界与产业界的互动。“这是一种双向交互,科研机构和企业都要持积极态度,比如组建联合实验室,这样才能促进创新生态的活力。”

  科技成果转化建议“先确权”

  高校、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也是创新生态的重要主体。如何对他们“多施肥,慎用除草剂”?王一鸣指出:“我国科技创新还存在一些薄弱环节和深层次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解决,其中较为突出的一个问题,是创新激励的体制机制还不健全。”他用“分地与分粮”这一比方,建议改革现有机制,先确认职务发明人的科技成果所有权,再进行研发和科技成果转化。

  在王一鸣看来,我国科研人员总量虽居世界前列,但高端领军人才仍然比较缺乏,这与对科研人员的激励措施不到位有直接关系,抑制了部分人员的积极性。“我们要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产权激励是最好的激励。”他认为,科技体制改革要考虑“产权有效激励”这一改革目标,应承认科研人员的脑力和知识投入与所在单位资金、设备的投入都是投入,科研人员应分享共同投入形成的科技成果产权。



  此前,我国政府已提出,要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和长期使用权。这一提法在国际上有先例可循——美国1980年颁布的《拜杜法案》、英国修订的《发明开发法》均有此类规定,对美英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发挥了重要作用。瑞典则有教授特权制度,规定财政资助的高校科研取得的专利权归属发明人本人。

  王一鸣表示,欧美的这种做法值得借鉴。探索赋予科研人员科技成果所有权的最重要途径,就是推进科技成果初始权益的分配改革,立项之前明确科研团队与单位在知识产权处置和成果分配上的比例,让科研项目与人员收益直接挂钩,从而更大激发这一创新主体的积极性。“这一机制的核心是分割确权在先,即先确认职务发明人的科技成果所有权,再进行研发和科技成果转化。这比确权在后有更大的激励作用。”从经济学角度看,确权在先有三个好处。一是产权明晰后,相关人员的工作动力更大;二是能减少预期不确定性,有利于长期投入;三是让科研人员有更大的动力投身成果转化。

  先行确权,还有望解除高校等事业单位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王一鸣打了个比方:虽然我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规定,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奖励比例“不低于百分之五十”,但奖励好比是分粮食,而产权激励好比是分地。“分粮食好,还是分地好,我们的改革不早就证明了吗?”

  “息壤资本”会打破经济定律

  “热带雨林”赖以生存的土壤是什么?如何厚植这种土壤?在2018浦江创新论坛·科技金融论坛上,科技日报社副社长房汉庭引入“息壤”一词。《山海经》中记载:“禹以息壤堙洪水。”《山海经注》解释说:“息壤者,言土自长息无限,故可以塞洪水也。”息壤,在传说中是能自生长、不减耗的土壤。

  借喻大禹治水的息壤,房汉庭引申出“息壤资本”的含义。他认为,一个经济体如能以“息壤资本”投入并开展创新创业活动,就能够开启自动生长机制,不耗损或少耗损,成为边际收益递增型的特殊资本。这类资本既不是普通资产,也不是金融资产,而是知识资产。“只有知识资产,可以低成本扩张,并成为可以实现分享的资产。”

  中外专家的观点,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浦江创新论坛上,内生增长理论奠基人、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罗默被多次提及。罗默认为,对创新、知识和人力资本的投资,日益成为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在这样的投资下,千百年来边际收益递减的定律会被打破,形成边际收益递增的新定律,具有内生增长、永续发展的效益。

  据统计,去年我国研发投入(R&D)占GDP的比重约为2.12%。尽管这超过了欧盟创始国的平均水平,但与现今几个创新型国家仍有差距。作为本届浦江创新论坛的主宾省,广东去年研发投入的GDP占比达到2.61%,投入强度排名全国第一。



  眼下,李政道研究所正在张江开建暗物质与中微子、实验室天体物理、拓扑超导量子计算三大实验平台。维尔切克所长昨天在论坛上表示,李政道研究所将致力于成为世界知名的重大原始创新策源地、全球向往的顶尖科学精英集聚地、面向未来的中国青年才俊历练地。在他的视野中,最大的知识资本,就是从顶尖科学家到青年科学家的代际人才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