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纵览 > 正文
市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盟等举办“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伦理思考报告会”
科学家呼吁出台中国生命伦理法
发布日期:2018-12-05   来源:上海科技报
分享到:

“法国的《生命伦理法》诞生于1988年,在其刑事惩罚条款中规定,触犯该法的惩罚为6个月到3年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1.2万—20万法郎,或者强制接受生物医学试验研究,而无需经过本人知情同意。”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李久辉在上周六举行的“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伦理思考报告会”上呼吁,早日出台中国生命伦理法,为蓬勃发展的中国生命科学及医学研究划上一道更为清晰和严格的伦理底线。

该报告会由上海交大公共医学院、上海交大基础医学院、上海市免疫研究所、上海市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盟、上海市细胞生物学学会主办。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与生命伦理领域的专家,分别就基因编辑婴儿的科学问题与伦理问题作了深入浅出的报告,并与现场近百位听众进行了交流。

谴责:国家应对贺建奎严肃处理

“联合国大会曾经通过了一份《关于人的克隆宣言》,呼吁禁止以生殖为目的的克隆人。”同济大学教授高绍荣说,“这一禁令得到了各个国家的普遍尊重。”然而,国际人基因组编辑组织的另一个共识:“14天胚胎”规则,却在数天前被贺建奎打破。

14天胚胎”规则早在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诞生时,就被科学家们作为指导原则。该规则规定:科学家只能在不满14天的胚胎上进行实验,这是因为14天之内的人类胚胎还未分化出神经等结构,尚不具备人的特征,因此不涉及伦理问题。

尽管对于“14天胚胎”规则有一些争议之声,但贺建奎却走得更远。当两个基因编辑婴儿诞生时,中外大部分科学家都表达了反对之声。在高绍荣看来,从试管婴儿到克隆,再到基因编辑,生命科学的发展迅速,也对生命伦理提出了挑战。

这位在克隆羊“多利”之父、苏格兰科学家伊恩·维尔莫特实验室做博士后的中国科学家坚定地表示:“目前基因编辑的效率很低,容易发生嵌合体和脱靶问题,对人体进行基因编辑存在极高的风险。国家应该对贺建奎进行严肃的处理。”

现状:严惩尚无法规依据

“如果要处理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我们应该依据什么样的法规条例?又该如何处罚?”李久辉列举了从20152018年国家涉及人的生命医学研究伦理规范:《国家多中心临床试验指南(试行)》《关于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工作的公告》《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试行)》《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意见征求稿)》《医疗器械管理条例(修改版)》《医疗器械临床试验伦理审查申请与审批范本》《医疗器械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机构条件和管理办法》《干细胞研究管理办法》《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

然而,“这里面没有一条法规能够对基因编辑婴儿的科研人员进行严厉的惩罚。”李久辉说,“对于违反科学伦理的行为,没有足够的震慑,就会让肖氏反射弧医疗、黄金大米实验、基因编辑婴儿这类事件,在中国一次又一次出现。”

这位当过医生并在10多年前就关注中国生命伦理的科学家,如今领导着一支只有两位研究生的团队。“我们可能是学校里最小的科研团队。而在日常科研中,有关生命伦理的研究也不被关注。”李久辉有些自嘲而无奈地表示,“我们曾经发表的几篇有关生命伦理的论文引用数为零。中国不是高风险科学实验的试验场,我们必须要完善管理体系,让公众对前沿的生命科学研究放心。”

呼吁:建立我国生命伦理法

在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爆出之后,李久辉和两位研究生将重点放在了国外有关生命伦理的法案上。“从法国到比利时,再到澳大利亚,都有类似的法律,对违法生命伦理的研究有非常严格的处罚。”他说,“我国应该不能止于‘原则’‘规范’‘办法’‘标准’‘条例’,而应着手建立自己的生命伦理法。”

李久辉介绍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西方主要发达国家都陆续出台了各自的《生命伦理法》,以规范“涉及人体试验的受试者保护”的若干问题。例如,作为大陆法系的法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建立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的国家,颁布的《生命伦理法》为违法者开出了6个月到3年的徒刑。

比利时在《人类研究法》中规定:“如果行为人不按行业行事,则将被处以3年及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以罚款的追加。”

澳大利亚在《禁止人类生殖性克隆法案》中规定:“如果某人有意图地培育在妇女体外发育超过14天的人类胚胎则构成犯罪,处罚为15年监禁。”“某人改变人类细胞基因组的方式是让这些改变可以通过后代遗传的;在改变基因组时,某人有意图地希望通过后代遗传的方式实现对人类细胞基因组的改变——处罚同样为15年监禁。”

法国著名科学家巴斯德曾在完成狂犬病抗体动物试验后写道:“当我一想到要将该抗体用于人体试验时,我的手似乎就在颤抖。”这或许是每一位生物学家应有的态度。